一分pk拾

                                                                        来源:一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7-05 21:30:26

                                                                        全省累计报告无症状感染者76例,解除隔离出院44例,转为确诊病例27例(治愈出院26例、正在定点医院治疗1例),正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5例。

                                                                        新增确诊病例胡某某,男,46岁,浙江温州人。当地时间7月3日18时45分乘坐CA910航班从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飞往中国,于北京时间7月4日7时21分抵达沈阳桃仙机场。按照入境人员疫情防控规定,机场海关采集鼻咽拭子和血清标本后,在防护措施下转运至指定酒店进行集中医学隔离观察。7月4日18时58分沈阳海关反馈核酸检测结果阳性,立即转运至省集中救治中心沈阳中心隔离治疗。经沈阳市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复核结果为阳性。7月5日,结合临床症状,经省级专家组会诊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普通型确诊病例,目前病情平稳。该患者入境后采取闭环管理。2020年7月3日,Cell杂志的一篇研究显示29%的新冠病毒样本都出现了D164G的变异,带有该变异的病毒早已在欧洲及美洲传播,并且感染细胞的能力较前增强,是否预示病毒传播力增强和对尚未上市的疫苗造成失效风险呢?特别是北京这次疫情反弹中发现的病毒株也有这个突变,后续会对我国疫情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为什么如此关注D614G突变病毒株?

                                                                        2)潜在功能方面:D614G突变是一个错译突变(改变氨基酸的变异),而且该突变位于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S蛋白)上( 图3),该蛋白是新冠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核心武器,也是目前许多疫苗和疗法所重点针对的目标。因此,刺突蛋白上的突变更容易吸引众多研究人员的注意—这些突变可能会改变刺突蛋白的结构、性质和活力,进而让病毒更加容易入侵人体细胞。

                                                                        携带D614G突变的新冠病毒株“毒性”更强么?

                                                                        1. Korber B, Fischer W M, Gnanakaran S, et al. Tracking changes in SARS-CoV-2 Spike: evidence that D614G increases infectivity of the COVID-19 virus[J]. Cell, 2020.

                                                                        携带D614G突变的病毒株在2月才首次被发现,但不是在全球范围内同时爆发出现,D614G变异早期出现在欧洲,当时只占到全球新冠病毒测序序列的10%不到,然后才不断扩散传播到北美洲、大洋洲、南美洲以及亚洲,经过4个多月的传播,成为目前传播的主要基因型。这一现象是因为该突变改变了刺突蛋白的活性,提高了病毒的“攻击性”和“传播性”,进而让病毒更加容易入侵人体细胞么?

                                                                        海外网7月6日电 当地时间6日,巴基斯坦负责国家卫生事务的总理特别助理米尔扎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自己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他还表示自己症状较轻,已经接受医生建议在家隔离。

                                                                        什么是D614G突变?

                                                                        G614出现频率的增加是否必然与传播性增加相关呢?不一定!还可能是与大流行的流行病学偶然性来解释的。2月份以后,中国疫情得到控制,欧洲病例成为世界主流,3月份美国病例又成为主流,美国的绝大多数SARS-CoV-2世系来自欧洲。病毒分型是否能在一个地区建立起来,不仅与传播有关,还与它们被引入的次数有关。